我不喜歡幫人打針

 

 

 

我不喜歡幫人打針

大村鄉衛生所主任/黃建成

  『看病打針』早已成為國人醫療習慣,尤其是鄉下人的醫療習慣,尤其是鄉下地方,如果看 病不打針的話,簡直可以說是『沒有人會給你看!』可是我還是不喜歡開針劑,還是不願意隨便 幫人打針(打胰島素患者除外,本所約每看五百人才打一針)。為什麼呢?除了公家衛生單位應該 挑起的教育責任之外,以下是一則引發我深思的真實故事:幾年前我在台北當住院醫師的時候, 曾在板橋市某家二十四小時開放醫院兼差,該醫院要求兼差的醫師,凡是自費的患者都要打兩 針,勞、農保的患者打一針。我工作半個月左右,覺得再也待不下去了!於是介紹一位同事接替 我。幾天後,該同事跑來找我,聊到深夜,他說他看了一個小男孩,診斷起來沒有什麼病,實在 開不下針劑,沒想到院長太太衝進來,紅著臉,大聲指責他為什麼不開針劑!我還記得該位同事 離開時搖著頭嘆道:『打不打針竟要學會計的女人干涉!』

  本人初來大村衛生所,在第一次所務會議上曾經跟同事們講:『我要把教學醫院的門診醫療 方式帶到大村來,也就是不隨便打針、打點滴』,沒想到一位同事接著說:『在這裡不打針、不 打點滴,沒人會來看病啦!』。我告訴他們:『我要用親切的態度和詳細的說明病因,病程與癒 後情形來代打針、打點滴,我有信心!』

  有一段不短的時間,我每天費盡唇舌為民眾解釋為什麼不需要打針,而現在幾乎來本所看病 的民眾都曉得大村衛生所不隨便打針。偶而有人要求打針時,旁的民眾會立刻告訴他:『咱這個 衛生所沒有在注射啦!』。  

 

愛打針的由來

  藥經口服用才是自然方式,打針不管經由肌肉或血管,應該盡量避免。打預防針之所以需要 是因可防止重要的傳染病(也許有一天,所有預防針都會改成口服的,請耐心等待!),重病住院 或特殊的身體狀況打針也是必要的。可是時下普遍的醫院、診所、甚至藥房,儘管小病或無病都 在打針,真是的!

  醫生為什麼喜歡打針呢!原來過去疾病保險相當少,如果醫生看完病後包個五、六包藥想拿 多一點錢不容易,會被嫌貴(刀路太深) ,於是打個一、兩針,病人就覺值得了! (筆者在『踏入社 會』之前也不曉得一般針劑是那麼便宜,也跟外行人一樣,把打針的數目列為看病費用貴否的主 要依據。) 另外,打針的藥效比口服劑較早呈現,也能馬上顯出醫生的能力。還有,醫生如果不打 針的話,在一般民眾眼裡與藥劑人員有什不同呢!打針是醫生的專利呀!久而久之,民眾就習慣 於『看病打針』的醫療模式,同時也誤以為『注射會卡緊好』,反過來要求醫生打針了!

  許多年輕的醫師,當他們在教學院門診看病的時候是不隨便打針的,可是一開業來卻也隨俗 的跟著『自費兩針,勞、農保一針』的打,曾經一位有醫療同業,聽說他針打的蠻浮濫的,於是 我打電話過去:『喂!大醫師,聽說你每個患者打針,連小孩子也不放過!』『沒有啦!沒有 啦!剛開始的時候總要照患者的意思,等基礎卡在以後才能教患者聽我們的。』不過我相信打針 是一條不歸路,回頭是很難的。

 

注射會卡緊好嗎?

  認為打針病會有比較快好幾乎是每一個病人喜歡打針的理由,其實就一般門診常見的疾病而 言,『注射會卡緊好』這句話百分之九十九是錯的,也就是說有百分九十九以上門診病例注射不 會卡緊好!為什麼?因為針的成份口服藥都有嘛!打針頂多是讓藥效提早二、三十分鐘出現或症 狀早點減輕而已(如果有效的話)!接下來還是要靠口服藥維持其效果。就整個疾病過程來看,不 管一開始有沒有打針,其痊癒時間都是一樣的,想想打針的疼痛和種種併發問題,划得來嗎?

哦!我想起了一種針劑是口服藥沒有的,它是 PYLINE 類的藥。這類的藥具有鎮痛解熱的效 果,曾在國內大行其道,也是不少民眾口中最易引起過敏的藥。後來發現會引起顆粒性 白 血球缺 乏症,其口服劑與栓劑在民國七十二年元月被衛生署禁用了!至於針劑為什麼 沒 被禁用呢?因為 當時尚沒有便宜又有效的取代針劑,而國人又太愛打針了,以就緩禁。而現在雖然已有多種可以 取代的針劑,它卻由於價位低廉而成為全國基層醫院、診所最流行的血管針 ( 就是打了會到有蒜頭 味的那種 ) ,相信不久的將來必被禁用。

 

需要打同情針或心理安慰針嗎?

  某日衛生署保建處長在局裡召開的討論會上,一位衛生所主任提到『有些老阿婆老遠來就是 為了打針,如果不幫她打的話實在過意不去!』也有醫師說:『病人既然很想打,最好能夠幫他 打,至少有心理治療的作用。』

  是的,打針與否實在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拒絕患者的要求的確須要橫下心來。

  不久前看過衛生署出版的『愛滋病全貌』這本書,書中提到:『非洲的居民喜歡注射』,加 上在當地由於塑膠針筒難以購買,因此共用的情形甚為普偏,而成為愛滋病的傳染來源。心想: 台灣的感冒患者還不是一樣在注射嗎?台灣人民的生活水準比非洲地區高出許多,可是「注射文 化」水準跟他們又有什麼兩樣!

  我的岳母曾經美國住在美國一段日子,有一次跟她談起我幫人看病盡量不打針、不打點滴, 聽了後馬上指著手對我說:『哈!你這個是美國式的。』難道美國人看病不必打針,而台灣人看 病就得打針嗎?

  兩個月前有個藥商告訴我,每當他把針劑搬到某家診所的二樓,看到那一大堆帶血的玻璃針 筒心理就發毛。因為該診所血管針打的相當多,為了降低成本,仍然還用玻璃針筒!我淡淡的 說:『不曉得十幾、二十年後,台灣能不能像美國一樣,不隨便打針!』他斬釘斷鐵的說:『不 可能啦!根本不可能!』

  我總是忍心拒絕打針,雖然知道她還是會到別的地方去打,但是我仍然寄望她從此不再要求 打針或者能到另一位跟我有相同理念的醫師,那麼必然可以加倍她的信念。

打針與否能不能有個標準?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我想這是無解的!不過也許『視病如親』這句醫界老掉牙的話可姑且 一用。它的意思是說看病人時就像在看自己的親人一般。

  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因感冒去看醫師,該診所沒請護士,由醫師親自在我臀部上打針。 我好奇的問道:『如果你感冒的話自己怎打針呢?』他的回答是『我自己感冒沒有在打針』。當 時也沒有心思追問他為什麼只打我,不打自己!

  我認識一位護士,她常幫人打針,有一天,她的孩子因病住院需要注射,當別的護理人員正 要把針札下去的時候,她不忍看下去,埋頭大哭!

  我相信一個醫師如果能夠『視病如親』的話,那麼他看病一定是『美國式的』。

結論

  針劑的發明是醫療界的一大創舉,『打針』有其必要或適宜的時候。可是國人實在使用得太 浮濫!尤其在鄉下地區,有些醫療同業簡直已經到了『見人就打』的地步,如何提升國人的『打 針文化』水準呢?除了衛生單位應該廣為宣導,教育民眾不主動要求醫生打針之外,醫療同業更 應該發揮『視病如親』的道德勇氣,糾正民眾錯誤的注射觀念。

  筆者在大村鄉服務三年多年,每天平均看診一百多人,然而由於醫術平平,並沒有任何值得 一提的診治案例以肯定自己,唯有覺得『針打得比別人少』罷了!如果打一針比作被鐵釘扎一下 的話,那麼這幾年我竟免除大村鄉的民眾被鐵釘扎了幾萬下,太帥了。

 

以上圖文來自 : 台中區農業專訊 / 第七期目錄 / 我不喜歡幫人打針 http://tdares.coa.gov.tw/view.php?catid=1537 

 

創作者介紹

(關置中)奧力薇in淡水

奧力薇/陳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