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歡幫人打點滴

 

 

我不喜歡幫人打點滴

大村衛生所主任/黃建成

  提起點滴,很難不讓我想起八年多前刻骨銘心的一次經驗。它使我有 能力反省並深思與打點滴相關的種種不合理的醫療現象,這也是往後我那 麼不喜歡隨便幫人打點滴的主要背景因素。當時我還在基隆海軍第三造船 廠診療所服役,晚上則跑到火車站旁的一家綜合醫院兼差。該醫院給值班 醫師的待遇,除了固定的薪水之外,每為病人打一瓶點滴加五十元,收一 個患者住院加兩佰元。為了多購點錢,每次上班總是盡量鼓勵患者住院和 打點滴。有一個晚上,看完一位發燒的小女孩已是零晨三點多了!我躺在 床上數數,又是一個豐收的夜晚,單是打點滴部份就有八百五十元呢!兼 差兩個晚上的收入比軍中一個月還多,不自覺的得意起起來。

  剛才那位小女孩不曉得搞定了沒有,我走回值班室的時候,她的父母 正壓著她讓護土小姐打點滴。這種年齡的小孩最麻煩了!打上了也必須將 兩手緊緊的固定來,否則隨時都有可能把針頭拔掉或者動得太厲害也會漏 射。我勉強爬了起來,要跟護士小姐交待清楚,免得睡著了又被挖起來。 小女孩已經睡著了,睫毛間閃著淚水,在日光燈照射下,看起來很不安穩 。他的父母則趴在病床的兩旁守護著。

  我沉重的躺了下來,腦海裡浮那一幕,心想:她只是感冒發燒而已, 我可以只給她栓劑或者打一支退燒針,她們就可以回家休息了!為什麼要 開點滴呢?同時折磨三個人!還有,今晚的十幾瓶點滴根本都不需要打嘛 !難道我竟然賺這種黑心的錢?不覺地恐慌不已,淚溼枕套。

為什麼不打點滴?

  不必要的打點滴是一件很『勞民傷財』的事情,站在衛生工作者的立 場本就應該教育民眾避免之!筆者在大村衛生所看診每日平均一百多人, 四年來打點滴不超過十個人次,比起一般醫院、診所的普遍現象,相差甚 大!這或許有矯枉過正的情形,但是我相信所不足的絕對是患者『心理安 慰』的層面,而與生理或身體健康的維護無關。

點滴營養或助元氣嗎?

  大多數要求打點滴的民眾都以點滴蠻營養的或者助元氣,可以便病體 早日康復。其實不然!如果喝得下、能吸收的話『最營養的點滴也比不上 一杯牛奶』。一般常見點滴不外是葡萄糖水、生理食鹽水、銨基酸水、白 蛋白水等四種,它們的營養價值那能跟我喜歡喝的舒跑和木瓜牛奶相比呢 !也許有人會以為用注的效果比較好吧?那又錯了!『用喝的比用注的更 健康』。

  碰上一些打點滴迷,實在拋不過他們的時候,偶而我會開一、兩瓶點 滴讓他們帶回去用喝的,因為用喝的較健康啊!也有民眾反應說,別人的點滴是黃色的。好吧!加點綜合維他命液或維大力飲料就是了。曾經有一 位醫療同業告訢我,他的點滴喜歡加進一些維他命B 12 液,看起來紅紅的 有價值多了!

打了點滴就舒服多了嗎?

  許多民眾告訢我,他發高燒、重感冒、頭暈或種種不適,打了點滴就 舒服多了!他們顯然把藥效的功勞歸給點滴,實在太離譜了!打一瓶點滴 跟喝一瓶舒跑有什麼不同?為什麼喝舒跑沒效而打點滴有奇效?一定是護 士小姐把解熱鎮痛藥或類固醇的針劑或兩者一起來(愈來愈流行)加入點滴 裡面吧!其實針劑可以直接打,點滴不用打,也有同樣的效果。只是這樣 醫藥費批得高嗎?

醫生為什麼喜歡打點滴?

  我有一位年輕的女病人,自從半年前打了一瓶點滴之後開始有心悸的 症狀。原來當時她因胃痛求醫,醫生建議她打點滴,她以為半小時內要趕 去上班來不及了!醫生建議她打點滴,她以為半小時內要趕去上班來不及 了!醫生告訢她來得及。於是一瓶點滴二十幾分鐘就打完了!從此以後她 常常覺得心悸,因為她想點滴打得那麼快,心臟一定受不了。

  如果你打的點滴共是幾佰元或者保險單加上幾佰元的話,我可以肯定 的告訢你,你打的是葡萄糖水或生理食鹽水,這兩種點滴目前診所的進價 是三十元左右。照理說,一張勞、農保單二百二十元,打個三、四瓶還有 賺頭呢!於是有些年青的醫師為了競爭市場便來個造勢操作─打點滴不加 價,薄利多銷。卻也打出一片天空!在這方面表現較傑出的應屬屏東縣某 個衛生所主任兼醫師,他的患者奇多,每看一百個大約打六十瓶點滴。目 前他己自行開業,據說壟斷當地的點滴市場。

  有些醫師打點滴並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把它當作例行公事或是抱持『 打了點滴才不會亂跑』的想法,這通常針對住院的病人。三年多前,我的 媽媽偶然間喀了兩口血,X光看起來在左肺異常,於是我安排她住進彰化 基督教醫院以以便進一步檢查。沒想到當我外出再回來的時候,她已被打 上點滴,無助的躺在床上。我一看之下,憤怒不已,馬上叫護士小組把點 滴拔掉。我的媽媽向來健康,住院只是為了作檢查,為什麼要打點滴?打 了點滴立刻被限制行動,連上廁所都有問題。尤其她以前從來沒有打過點 滴,把手伸得直直的,看了多難過!

  也有少數個案醫學上雖然沒有打點滴的條件,但是幫他們打上點滴可 能是必要的。譬如說不久前發生的一些大人物過度疲勞體力不支暈倒的情 形,我們發現他們躺在病床上接受媒體訪問時總有吊瓶點滴。其實既然診 斷是過度疲勞,己經醒過來了,只要多休息、喝杯飲料就夠了,何必打點 滴呢?可是話又說回來,那麼重要的人物,如果不吊上點滴,也說不出一 個病來,只是躺在病床上休養,媒體形象許可嗎?這種情形雖然無可厚非 ,然而『風行草偃』,無形中鼓勵民眾勞累就要求打點滴的風氣。

住院病人不是都在打點滴嗎?

  以為自己病得較重的人常會在門診要求打點滴,他們總是說:『醫師 啊!注一支大筒的啦!看要加多少錢不要緊』。我想這些民眾是不是多少 受住院病人打點滴的影響?如果是的話,那真是搞混了!絕大多數住院患 者之所以打點滴,並不是因為點滿提供給他們營養或什麼藥效。點滴通常 是為了Keep I U Line用的,也就是說為了加藥方便才打的。一個危急的病 人,隨時都可能有狀況發生而需要馬上打血管針以爭取時效。如果到時候 才來找血管的話,找得到或找不到,萬一錯失良機豈不枉費住院一場。有 許多住院病人,醫師給他們的處方常是血管針一天三、四次或更多次,想 想這樣子不是很受不了嗎?更何況並不是每個護理人員的技術都是一流的 。於是打瓶點滴,慢慢滴,只要跟血管保持暢通就好了,針劑則可以從橡 皮管注進去。當然這樣各有利弊,點滴一打上行動自由就受限制了!不過 醫生總是喜歡如此。一來住院的人本就應該好好休息,也不可亂跑免得要 作檢查、問資料時找不到人。二來不打點滴像在住院嗎?

  我認識一些民眾,他們純粹是為了打點滴而住院的。當他們到醫院看 門診而要求打點滴時,醫生就說:『注大筒的要加錢哦!不然你就要辦住 院。』結果他們辦住院了!且一住好幾天,真是莫名其妙!相信在教學醫 院 (有住院醫師的醫院) 或時常一床難求的醫院不會有這種情形。

什麼情況下應該打點滴?

  常見的需要打點滴的病況不外以下幾種:
一、短暫的無法進食或醫生吩咐不宜進食時,如昏迷、心肌梗塞、腸胃道出血、才手術完畢、休克......等。
二、進食後腸胃根本無法吸收時,如霍亂、腸胃道阻塞......。
三、隨時可能加入血管針劑時,如各種病危患者。
四、一天需要打幾次血管針時,如細菌性肺炎、膽囊炎及其它重症感染。
五、藥物必須經由點滴輸入時,如腦膜炎療法、化學療法...等。
   以上的病況都已經達到應該住院的程度。至於一般門診的患者我一時 也想不出必要打點滴的情形。前述提及我在大村衛生所看病也曾打過幾瓶 點滴,還記得第一瓶是幫一個福保的民眾打的,那時他第一次來看我而要 求打點滴,我擔心他會誤會福保單不值錢才幫他打的。還有兩瓶是幫一位 國小的女生打的,她從小就有氣喘的毛病,每次發作起來就被送到某大醫 院住院,花費不貲 (最後一次是住一個晚上一萬九千多元) 。那天被送到衛 生所來時已經快要下班了,我決定為她特別服務,讓她在衛生所住院。我 幫他打了兩瓶點滴症狀就解除了,隔天早上辦出院時總共繳費兩佰元 (不過 晚餐由她的家人請吃炒米粉和魚丸湯) 。之後,我建議她使用吸劑療法(藥 用吸的比較方便且可以減少副作用),一、兩年來沒再發作,直到有一天再 發作時,由於家裡沒有備藥,我開了兩瓶吸劑給她吸一吸就好了!

  另外的點滴不是因為對方有來頭不好拒絕就是我當時心血來潮為了滿 足對方而打的。

結語

  醫療是一種蠻專業的工作,所面對的又是各種不同程度的民眾,所以 醫生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自由揮灑。同樣是衛生所的門診,每看一萬人可打 一瓶點滴,也可打六千瓶點滴。同樣痛風性關節炎可以只開兩、三天藥就 解決了(很少例外),也常聽說住院好幾天打十幾、二十瓶點滴的。類似的 例子實在太多了!孰是孰非?合理的標準又在那裡呢?當你看完這篇文章 的時候你的『點滴』常識進步多了!可是如果你是個醫生的話,有病人告 訢你『注一支大筒的啦!看要加多少錢不要緊』,你會拒絕嗎?

  我深信教學醫院除外,一般基層醫院(包括住院)、診所的點滴至少有90%以上根本是不需要打的。如果單就門診部份,保守的佔計有99%以上是 不需要打的。換句話說,當你去看門診時,不要求打點滴,也斷然拒絕打 點滴,有99%以上是妥當的。

  理想的醫療應該是多方面的關心,除了病人的身體狀況之外,他的方 便性、經濟情形、尊嚴、接受程度都應列入考量。八十三年七月四日報載 ,台大醫院首開新進住院醫師『裝病』訓練課程。由十七名台大新進住院 醫師親身經歷生病住院的滋味,以期待他們以後對待病人會更親切!在接 受訪問時有位醫師便說:『原來打點滴真的很痛!』『當病人真的很不自 由,電話響了,不能伸手去接因為手在打點滴』。

  整個打點滴的過程,就醫師而言,只是在處方簽上寫幾個字罷了!而 病人所承受的往往是無知、痛苦、浪費時間和金錢。也許每個醫院、診所 都有謂所的經營上的壓力,但是這樣的理由充份嗎?

  寫到這裡,突然想起前幾天發生的毒葡萄事件。少數果農使用可致癌 禁藥四氯丹,經媒體披露後,導致葡萄嚴重滯銷、價格滑落,於是果農四 處陳情、抗議。而我這麼明目張膽的寫出點滴的濫用情形,會不會造成點 滴滯銷,引起製造廠商的不滿、抗議、甚至對我不利呢?我想應該是不會 的!我前面不是曾經說過嗎?『點滴用喝的比用打的更健康』,請大家生 病時多喝喝點滴吧!不過順便一提,葡萄糖水固然是甜甜的,生理食鹽水 記得要稀釋否則太鹹了!

 

以上圖文來自 : 台中區農業專訊 / 第八期目錄 / 我不喜歡幫人打點滴 http://tdares.coa.gov.tw/view.php?catid=1546

創作者介紹

(關置中)奧力薇in淡水

奧力薇/陳虹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